永不忘掉

作者:鲍伯·伯克思 董小源 译    来历:《海外文摘》2011年第12期

  彼时我曾言:“我将永不忘掉!”

  但我仍然将其忘掉。

  写下文章标题后,许多画面涌入脑际。不管是握手、言别或问好,仍是那些欢欣的韶光,它们在我的生命里如此重要,致使我曾毫不怀疑“我将永不忘掉”,但我仍然将其忘掉。

  母亲离世时,我昂首看着墙上的时钟,多想让钟摆永驻在她中止呼吸的那一刻。时至今日,我已然忘掉那一刻是哪一刻,我知道她离开了我,但我更多能记起的是和她一起度过的美好韶光。

  当法院判定我和妻子正式离婚的时分,我曾坚信自己肯定无法忘掉那一天。那一天是多么难熬,握着法院寄来的邮件,我的手哆嗦不已。翻开判定书,上面印着的日期是如此夺目。

  “我将永不忘掉。”

  但我仍然将其忘掉。

  我也曾想紧记儿子每次做化疗的日子,这样的主意终被时间减弱,他的恢复让我卸下了心中的担忧,那些日子也随之含糊在了回想深处。

  在街头目击事故发作的那一瞬间,我认为自己永久也无法忘掉眼泪渗透的衣服,鲜血染红的双手。那个年轻人的遭受让我受了惊吓,我认为我心中的伤口永久也无法愈合。

  “我永久也忘不了那一天。” 今日我却记不清那一天是哪一天。

  作为一位花甲白叟,写下这些好像情有可原,但现实并非如此。

  咱们的人生拥有着那么多“无法忘掉的时间”,或许你拼命能够记住大约都发作了什么,却无法记住每一个细节。由于不管今日的你遭受着怎样的不如意,前方总有一片晴天在等着你。过往虽留有痕迹,但伤痛早已被时间带走。

  未来,你的心中会充满着小小的高兴,涓流般慢慢淌过你的心田,减弱一切不胜的回想。

  是的,这便是人生,不乏苦楚的时间,让你无法豁然,认为“我将永不忘掉”。挣扎在日子这片海域里的你,总会遇见大风大浪。有的会将你打翻,有的则把你安全地带到岸边,还有一些会将你高举,让你看见更远的国际,知道自己并非孑立一人,在天与海相接的那一边,许许多多的船舶上,将有你的同路人。你会感受到亲友的关爱,也会得到陌生人的温暖。

  人生的诱人之处就在于,高潮会将低落替代,欢欣会将惊骇赶开。你认为的“永不忘掉”也终将被波浪带走,唯需记住永久不变的爱。

上一篇:没有上一篇    下一篇:八岁,一个去游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