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的馒头

作者:聂作平    来历:《阅览与鉴赏》

  现在的美好日子使我欣喜,不过有时心底也会泛起一缕儿时的苦涩。

  那时候,娘拉扯着我和妹妹,家里穷得叮当响。我在五里外的村上小学,六岁的妹妹在家烧火煮饭,背着那个比她还高半截的竹篓打猪草,娘起早摸黑挣工分,日子清贫得像一串串干燥的空笼花。

  有年六一,学校说是庆祝儿童节,每个学生发三个馒头。我兴冲冲地对娘说:明日发馒头,妹妹一个,娘一个,我一个妹妹笑了,娘也笑了。

  那天,学校真的蒸了馍。开完会,我手里多了片荷叶,荷叶里是三个热腾腾的大馒头。

  回家路上,看着手中的馒头,口水一咽再咽,肚子咕咕地叫着j吃一个吧,我对自己说,所以先吃了自己那一个三两口下肚,嘴里还没品出味儿,馒头已不见了叉走了一段路,口水和肚子故伎重演,并且比方才更凶猛。咋办?

  爽性,把娘那一个也吃了,给妹妹留一个便是了。娘平常不是把麦粑让给我和妹妹,她只喝羹吗?娘说过,她不喜欢麦粑呀!

  当我回到家时,呆呆地看着手中空空的荷叶,里面连馒头屑也没一星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样进了门,怎样躲过妹妹的目光妈妈笑笑,没吭声。同院的二丫娘过来串门,老远就吵吵,平娃娘,平娃娘,你家平娃带馒头来了吗?你看我们家二丫,发三个馒头,一个都舍不得吃,饿着肚皮给我带回来了。娘从灶间抬起头,“可不,我家平娃也把馒头全带回家来,你看!”娘说着翻开锅盖,锅里奇迹般地蒸着五个白中带黄的大馒头!“你看,人家老师说我家平娃学习好,还多奖赏了两个呢!”

  二丫娘看着我,我慌张地址允许……

  那天中午,娘把馒头拿给我和妹妹,淡淡地说:“吃吧,平娃,不便是几个馒头嘛!”妹妹大口大口地咬着馒头,我却哇的一声哭了。后来,我发现,便是那一天,我的幼年完毕了。

上一篇:水上的姓名    下一篇:在天堂遇到的五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