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非正常去世的我国文人

作者:马嘶    来历:《学人书情随录》

  忧愤绝食而逝的陈三立

  清末“四令郎”之一 ——诗人陈三立1933年从庐山来到北平,就养于三子陈寅恪家中。陈三立是位爱国诗人,有《散原精舍诗》5卷流布于世。1931年九一八事变,他得知日寇占领沈阳的音讯后,激愤得彻夜不眠;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日寇侵吞上海闸北,他亦忧心如焚,一天深夜,竟在梦中大喊“杀日本人”!来到北平后,他订阅了多种平津报纸,亲近重视时局的开展。北平沦亡后,陈三立日夜忧愤,致使旧疾复发,家人劝他进医院,他拒绝了;劝他服药,他也不吃。后竟绝食5日,于1937年阴历八月去世,享年85岁。

  在混乱不安的年月,陈三立身后只能草草收殓。陈寅恪在守孝满“七七”之后,才带着妻小脱离北平。

  在重庆大轰炸中罹难的孙寒冰

  在日寇侵华战役中,惨死在敌人炮火中的国人多得难以数计,这其中就包含1940年在重庆大轰炸中罹难的、迁至重庆北碚的复旦大学师生。文明界出名人士、复旦大学教务长、《文摘》杂志主持人孙寒冰,就是在这次大轰炸中罹难的。

  担任复旦大学教务长的孙寒冰,其时正办着一份影响巨大的《文摘》杂志。1937年,孙寒冰在阅览英文《亚西亚》月刊时,发现了斯诺执笔写的《毛泽东自传》,他便让学生译出全文,他逐字逐句地琢磨、修改后,在《文摘》上连载,受到了广大皇冠体育的欢迎。孙寒冰常说:“文人上不得前哨杀敌,办一个刊物来向日寇作战。”

  1940年5月27日8时许,北碚警报台宣告空袭警报,孙寒冰当即安排师生分散荫蔽。日机向复旦学校里投弹,又用机关枪扫射,孙寒冰被炸身亡。1941年8月1日,复旦大学竖起了一块“复旦师生罹难和孙寒冰墓”,碑铭中有“呜呼,惨遭寇弹,哀同国殇,全校师生,悲愤无极,将何故益自淬励我为文明作业之发明精神乎?抑何故益自刚强我为民族生计之战斗意志乎?是则吾辈后死者之责己”之句。

  惨遭杀戮的抗日文明志士:杨荫榆、郁华、郁达夫

  抗战期间,日伪还用各种手法严酷杀戮了一些闻名的抗日文明志士,仅咱们所知的就有:

  1938年1月1日,居住在姑苏的原北京女师大校长杨荫榆女士因屡次当面呵斥日军奸淫掳掠的罪过,被两个日本兵枪杀,抛入河中。

  1938年4月7日,上海各界公民救亡协会理事、上海各大学抗日联合会负责人、庐江大学校长刘湛恩,在上海静安寺路大华路口遭暗算。

  1939年11月23日,曾判处杀戮刘湛恩凶手死刑的法学家郁华在上海自家门口被汪伪间谍狙击而死。

  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名文学家郁达夫之死。他是咱们迄今所知在日本侵华战役中最终一个被日寇摧残的文明名人。他罹难(失踪)的时刻是1945年8月29日晚,那已是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两周之后了。

  郁达夫是“五四”时期重要文学集体“发明社”的一名主将、鲁迅的老友,是一位积极参加抗日救国、反法西斯奋斗的勇敢兵士。

  1938年8月1日,郁达夫在戴望舒主编的香港《星岛日报·星座》创刊号宣布《抗战周年》一文,宣扬抗战必胜。12月8日,郁达夫携妻王映霞、长子郁飞脱离福州去新加坡。尔后,郁达夫一向在海外活动。在海外逃亡期间,他一向竭尽全力地宣扬抗日救亡,宣布了很多文章。

  1941年12月8日,日机忽然轰炸新加坡,新加坡遂掀起了抗敌的群众运动热潮。文艺界同仁迅即成立了星洲(新加坡简称)华裔文明界战时作业团,郁达夫任团长,胡愈之任副团长。战时作业团的首要作业是开办青年战工干部训练班和安排口头宣扬队、活动戏曲队、歌咏队等,进行抗敌宣扬。为了全神贯注进行抗日救亡作业,他把13岁的儿子郁飞托朋友转道送回国内,为的是再无后顾之虑。

  1942年2月4日,日军开端进攻新加坡,郁达夫与胡愈之等人渡海撤退到荷属小岛——达峇来吉星汶。他拎了两只手提箱,对火伴们苦笑着说:“又把万卷藏书丢了,这是第2次;第一次是杭州‘风雨茅屋’的3万卷书!”他开端蓄须,学习印尼语,预备长时间荫蔽。5月的一天,郁达夫到苏门答腊西部高原小市镇巴雅,同战时作业团的几个负责人会晤,评论怎么在这个没有日本驻军的当地荫蔽下来,各找作业做维护。尔后,郁达夫化名赵廉,租了一幢荷兰人的别墅住下来。他在这里开起了赵豫记酒厂,很快出了“双清”“初恋”两种酒。他们以此做维护,埋伏下来暗暗做抗日作业。

  郁达夫能讲一口纯粹的日语,常常同日本宪兵斡旋,来维护华裔和印尼人。总算熬到日本投降了,郁达夫很快乐,但他仍是很慎重,很少外出。不料在1945年8月29日晚8时左右,郁达夫正在家中和3位华裔唠嗑,来了个讲印尼语的青年,说有事请郁达夫出来商谈一下。郁达夫随青年出去了几分钟,又回来对客人们说:“我出去一下就回来,你们请坐一下。”说完就出去了,但尔后就再也没回来。他奥秘地失踪了。后来,朋友们得悉郁达夫已于1945年9月17日被日本宪兵隐秘杀戮于荒野中或是被推下万丈山崖而身亡,殉难时仅50岁。